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念佛感应录【第一集】之六:自己念佛 他人免难

发布时间:2019-11-11 09:12:18   编辑:   阅读次数:
【陆】自己念佛 他人免难 一、母亲念佛儿免海难 金嫂是来台湾打工的菲佣,其子在故乡菲律宾跑船,恶海上波涛汹涌,每想起那种危险,她就提心吊胆。 主人是个专心学佛的女居士,身在家而心出家,每日清晨即起而诵经修行;金嫂每日听着那仙乐般的诵经声,颇生羡慕,认定那必然有某种神力。 一日,请女主人随便教她一句经文念念,让她为远方的儿子祈福。女主人沉吟片刻,微微颔首一笑:「妳就念『南无阿弥陀佛』吧。」 「莲雾、芋圆、豆腐?」她疑惑地瞪大眼睛,她的台语虽差,这几个字眼倒是知道的,想开口再问,可是女主人已转身走开。 莲雾、芋圆、豆腐也可以保佑人?她边扫地边想,愈想愈觉得这个宗教果然好,食物对人不是最重要的吗?用食物作经文确实最实在又贴切。 「莲雾、芋圆、豆腐」,金嫂开始有事没事都念,念得十分虔诚。 一日,她那漂泊海上的儿子遭到暴风雨,全船撞毁,唯他获救,历险归来。提起当时际遇,说是在惊涛骇浪中,忽有一大片杂乱的「莲雾枝」远远漂荡而来,他赶紧使尽最后的一点力量泅泳过去,攀住缠绕交错如一张筏子的莲雾树桠,随海漂游了两日夜,受尽日晒寒冻,几度饿昏过去,以为得救无望,命在旦夕了。却见一颗颗「芋圆」和一方方凝白的「杏仁豆腐」从落日的方向朝这头流聚过来,那芋圆又香又Q,豆腐又嫩又甜,他狼吞虎咽,直觉世上再无比这更美味的东西。 这番叙述无人愿信,大伙都嘲笑他是被海难吓呆了,变得痴言疯语。 唯有金嫂相信,并且感恩戴德,肯定是自己所持念的六字真言发挥功效。 今晨,金嫂原打算起个大早,先清洁佛堂,赶在女主人起床开始诵经前报告这桩神迹,未料仍是太迟。窗外,旭辉泼洒进来,焚香礼拜专注于诵经的女主人彷佛沐在一片金光中,金嫂恭敬地伫立于佛堂外,静静等候,内心充满肃穆之情。(节录自「1994年1月1日《中央日报》第十六版〈莲雾、芋圆、豆腐〉杨仔」) 按:「莲雾、芋圆、豆腐」的台语与「南无阿弥陀佛」的台语谐音,菲佣乃外国人,中文念不准,亦不知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之义,误以为蔬菜水果,念之能保平安,因而不论行住坐卧,时处诸缘,念念不舍。 菲佣音虽不准,亦误解其义,然弥陀慈悲,仍满其愿,且感应奇特,致使闻者启信,信者称念。故知: 口虽未言佛已先知音虽不合佛解其意 愿子免难子即免难愿生彼国亦必往生 佛智如何虽未明信一向称名暗合道妙 欲学净土宜还愚痴称名念佛无义为义—— 二、老母念佛儿免死难 一九六三年九月八日学人被邀前往沙鹿「信义堂」宣讲佛法,这一天有一位阿婆满面笑容的来答谢佛菩萨加庇;经我好奇寻问之下,她慢慢的道出了下面一段信佛的因缘。 她说:「前月中旬,有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自己的牙齿全掉落了。天明起来,想想这是最不吉祥的预兆,我就将此不祥的梦境告诉了锦姊弟妇,她教我跪在佛前一心念佛,虔求佛祖,保佑一家平安,逢凶化吉,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阿婆一口气说出了这段前因,停了一停,又继续说道:「我有一个长子名阿城在中部的深山做烧木炭的工人;那天早上正在起火烧柴工作中,耳边忽闻有人在叫唤:『阿城回来哟!……』他回顾左右并无他人,何以有声喊叫?又跑出屋外观看,亦不见有人叫他,但当他走入屋中时,耳边又是『阿城回来哟!……』的声音叫喊起来,此时阿城感觉到很诧异,连想到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立刻就向主人请了假,整理行装坚决要回家一看。当阿城肩挑棉被衣服,离开烧炭的那间屋,大约一百多步的时候,忽然『蹦』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正是他那间烧炭的房屋倒塌了下去。阿城那时候倒喘了一口气,庆幸着自己脱免了一场要被压死的灾难,心中很是安慰,事后他依然肩挑行李踏上归途。 一路上都是山路,阿城越过了几重山头,还要通过一条大溪,此溪没有桥,是用一种绳索做的竹篮当做两岸的交通工具,人坐在竹篮中,两边岸上都有人为乘客用绳索拉过来,又拉过去。阿城要过此溪亦不例外,坐在竹篮中,棉被等都放在身边,当被拉到溪中的时候,忽然间绳索断了,行李与人同时堕落在溪中,随水流去,因为数丈深溪溪水流得很急,两岸上的人皆束手无策。只有喊声可怜而已!阿城掉入溪中自己亦想谅已无命,但被水漂流了一段,奇迹却又发生了:他正在水中挣扎,千钧一发之际,忽在溪中发现一堆水草,右手实时拉住水草,将身一转,竟立在水中,然后爬起上岸;当然行李等已被水流去,孑然一身,竟然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家中。」 以上就是这位老太太所说的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因老母一心念佛,而感应儿子消灾化厄,脱离了二重险难的事实。(林看治《念佛感应见闻记》)—— 三、母亲念佛孩子好养 施财班员林阿铨,有一次对我说:他有一位妹妹住在东区南门桥附近,在二十年前生了第二胎男孩,取名金星。这个婴儿,自出娘胎到三岁,身体软弱消瘦,与普通孩子大不相同,几乎没有一天不请医师看病服药,昼夜母亲都是抱在怀中。 有一天下午,这小孩病到最严重,仅存一丝残喘的时候,他母亲忽然看到三四个凶恶的鬼神,要强夺他抱在怀中的儿子,可是他母亲无论如何都抱紧不肯放开,在此万分危险生死关头的一剎那间,只见虚空降下一位女人,容貌庄严,手拿拂尘,向那些凶恶的鬼神说:「这个小孩是要活在阳世间,你们不可抓他去。」这句话说完用拂尘一挥,那些鬼神即刻不知去向了。那庄严女人就向金星母亲说:「你要念阿弥陀佛,你的孩子就好养了。」从此以后,金星这孩子身体便转弱为强,安乐易养。 阿铨师姊说到这里,又对我说:「看治姊你看,假若不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现身来解救,那有今日的阿星?谅必三岁就夭折了。」 我就问她:「观世音菩萨教她要念阿弥陀佛,她会不会念呢?」 阿铨答:「我妹妹根本不晓得阿弥陀佛及观世音菩萨是什么?因为她对我提起此事,我即把念阿弥陀佛的好处及意义说给他听,这纔开始念佛。」(林看治《念佛感应见闻记》)—— 四、祖父念佛孙儿免难 予乡村落间有一老人,每有事,必合掌至额,念阿弥陀佛。 其孙儿方二三岁,因随母至田野,忽失之;老人寻访不见。后数日,人告云在溪外,果寻得之。见足迹遍于滩上,其溪甚深,不知此儿何缘过彼;又久而无恙。人以为其祖至诚念阿弥陀佛所感也。(王日休《龙舒净土文》卷八)—— 五、念佛一声儿免车难 厉鬼,对不起! 在他救了一位骑士的隔天, 一辆无人驾驶的卡车, 失控的冲向他的一儿一女…… 日前舅舅舅妈返家探望外婆时,说起一桩亲身经历的怪事,听得一家人背脊发寒…… 原来前些时日,舅舅包下阳明山附近的一件工程,一个星期六因为进度耽搁,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停工,他开着小货车打阳明山往北投那条山路回家。途中看到一辆摩托车超速向前,仿佛在转弯处坠下山谷,由于天色黑暗,舅舅怕是眼花,在经过那个转弯口时,特别停下车来。然而没听到任何声音,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臭油味。人命关天,他拿箸电筒往坡下照去,看见一辆摔得破烂的摩托车旁,伏着一个男人,舅舅朝着他大喊,那位骑士无力的抬起鲜血淋漓的头,突然,满脸惊悸的对舅舅凄厉喊道:「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过来。」随后就昏了过去。 骑士送医急救后,清醒时舌根颤颤的告诉舅舅,当时他听见有人喊叫,抬起头,却看到一群厉鬼伸爪向他扑来,所以害怕的大喊,接下来一道强光射向他,之后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隔天,星期日一大早,舅舅带着妻小往阳明山赏景,在后山路一处瀑布驻足,他与舅妈闲聊着昨晚的怪事,两个孩子在不远路边玩耍。突然他瞧见一辆无人驾驶的大卡车失控的冲向他的一儿一女,他大叫一声「阿弥陀佛」,此时卡车已从孩子身上驶过。慢慢停了下来。舅舅、舅妈飞奔过去,扶起一蹲一趴的孩子,说也奇迹,两个孩子毫发未伤,只是吓得脸色惨白。 回家后,舅舅经邻居老一辈指点,可能是因为昨日摩托车骑士之事,与鬼魂结下冤仇,于是他立刻到寺庙请师父做佛事,回向功德,消灾解冤。如今事过境迁,舅舅在叙述这段经历时,还直呼心有余悸。(1992.11.13《联合报》〈聊天斋〉素月)—— 六、为儿念佛车祸脱险 某日深夜,正待就寝时,母亲突然急敲房门,告诉我医院来电通知,我好朋友的儿子发生车祸,人已送往医院急救,要我速往医院看护(因为朋友长年在国外)。 待我赶到医院,见另一伤者已回天乏术,而友人儿子病情,医生则感叹说:「非常危险,急须转院」,友妻听后,几乎昏倒,于是我与医生商量后决定转院急救。在救护车里看友妻望着儿子苍白脸孔、痛苦表情而泣不成声,当时我心里虽难过,但仍即要他们口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声接一声,持续到高雄;并将随身所戴佛珠,挂在病人手上祈求菩萨加被。抵达医院后,正要踏出门口,忽然间一阵强大龙卷风,顺着大马路转九十度吹进医院里,随车医生、护士皆抱头闪避,直说好好天气那来怪风?而我见状心中却生欢喜,想着也许是菩萨前来救难。 经数小时抢救后,医生走出手术室,告诉病人家属,患者已无大碍,并无伤及大脑,连医生都称奇。而友人之子也就这么幸运且奇迹似的痊愈了。 经过此次事件,我除了对菩萨的灵应更增信心外,更深感现代人贪快所造成的遗憾,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景况,真是情何以堪啊!(《觉世旬刊》谢准胜)—— 七、向佛哭诉孙儿生还 住在台中近郊北屯乡村的一位莲友,名赖林治,由于她先生叫阿俊,所以大家都叫她阿俊嫂,今年六十四岁,每星期三及星期六,都到慈光图书馆及莲社闻法,朝暮课诵只会念佛。 她有一个女儿名叫阿兰,十八岁时赘夫,生一男孩,名叫阿达仔。十三年前,当阿达仔三岁时候,有一天在门口游玩,忽然走来一只母猪,把阿达仔撞倒;自那天起就发高烧,竟昏迷不醒,据医师诊断是脑膜炎。中西医药无效,二十天后竟一命呜呼,大约在下午八点钟气绝。他家人把阿达仔放在厅中地上,用一条破布袋盖着,死亡诊断书亦准备好了,预定天明埋葬。 阿俊嫂眼看孙儿死去,万分痛心,是晚依然课诵念佛,可是悲哀之情是难以遏止的,她边念边哭着向佛菩萨诉说:「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啊!您怎么不保佑我呢?在此邻里附近,只有我一人信佛念佛,人家都笑我穷人也信什么佛,念什么佛?以后一定更加笑我,佛菩萨啊!你为何不保佑我呢?」阿俊嫂又大哭一场,昏昏沉沉的就上床去睡;但想起一个可爱的孙儿死掉,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 大约经过四点多钟,忽然看见一道金色光明,从虚空中一直射入厅堂,光明灿烂;不可思议,一剎那间,忽然听到二十天不会哭泣,手足僵直的阿达仔,大声哭出来了!阿俊嫂和他的女儿阿兰,赶快去看,只见阿达仔的双手已把布袋扯开。他俩惊喜交集地把他抱起来,灌了一点开水,亦会饮吞,真是不可思议。 次日天明,她们就再把阿达仔抱去北屯给医师看,医师也觉得奇怪,怎会死了而复生?(林看治《念佛感应见闻记》)—— 八、虔诚念佛佛来救命 宽金师姊在三年间,有一天接到一封限时信,是她的长子在梧栖故乡寄来的,信上告诉她,十岁的孙子患了脑膜炎,已经十天,医药无效,现在昏迷中,性命危在旦夕,请母亲赶快回去。师姊闻讯,实时去请了一张三圣像及一本弥陀经,带了木鱼引磬,急忙赶回故乡,到家已是黄昏,见一医师正为其孙看病,又见孙儿在万分危急中,手足不断抽筋,只见医师榣摇头说:「可惜可惜!长到这么大而遭不幸,四十度高烧又抽筋,这条小生命是很难挽回的了。至多拖延至翌晨清早……比起邻近陈姓的男孩,虽然亦同是患的脑膜炎,可是那孩子发烧只有三十八度,并不抽筋,治愈的希望较多。」医师说完就走了。 宽金师姊,虽然听了医师说的那些话,却并不灰心,实时把三圣像悬挂,烧香点烛,先念了一卷弥陀经,并不断的称念弥陀圣号,还叫儿子媳妇三人轮流着念,老人家是经验过的,看见孙儿口鼻干燥,又念了一大杯大悲咒水,灌入其口,嘴唇立获滋润。真是念佛只怕心不专,若能专心,任何人都能得感应,当三人念到半夜,媳妇忽然叫一声婆婆,她说:「我在闭目念佛时,就看见很高大的三尊佛菩萨,都在房间里,但眼开时就不见了。眼合又再看见,真是不可思议!婆婆您有没有看见?」师姊说:「很好很好!也许这孩子可以得救了,因为你虔诚心念佛,哀求心切,所以感应道交,你看他现在不是已经不再抽筋了,我们继续诚心念下去吧!」 宽金师姊母媳三人,拼命哀求佛菩萨,一夜之间,佛声未曾间断,佛菩萨真是不负苦心人,当天明时,患者已出汗退烧,眼神已能转动,四肢亦移动起来,忽然开口叫了一声「阿妈!」这时孩子的祖母和父母,都欢喜、感动的几乎哭出来。 正在这时,那医师忽然走来,仔细看了看这孩子,也颇高兴的说:「恭喜恭喜!这孩子已无性命之忧,已经好了一半以上,说来真有奇迹!重症患者转危而安,而邻近陈姓那轻症的患者,反而一命呜呼了。我刚才是被他们请来,开死亡诊断书的,据她父母说半夜变症,不久就气绝了,因此顺便来看看你家的孩子。 师姊对我说:「我的长孙完全是蒙佛菩萨降祥,才得庆更生,至今这孩子精神正常,五官四肢端正。不过使人费解的是,为何我们三人之中,只有媳妇见到了佛菩萨显化,而我母子二人却未看见?」我听了给她这样解释

\

:因为师姊当时正忙于诵念大悲咒水,一滴滴灌进患者口中,所以念佛的心就不专一;至于你长男,因为从未闻过净土法门,不知念佛好处,只用口念,心怀散乱,就见不到了。你媳妇是听了你的话,加以救子心切,念到心与佛合,一心不乱,好比河清月现,由于她虔诚心的感应,所以免受失子之痛。这又是宽金师姊教媳妇念佛转业的一个事实。(林看治《念佛感应见闻记》)—— 九、冤魂追缠念佛退烧 再说在十年前,雾峰布教所一位老师姊,她住在雾峰乡中正路,年已七十多岁,人家都叫她「阿枝嫂」,是一位最忠实虔诚念佛的三宝弟子。有一天,这位老师姊对我说:他的孙儿九岁,几天前到某处远足,早上出发时很高兴,下午回来身体便不舒服,也不吃晚饭,就倒在床上睡觉,这孩子本来就与祖母同睡一起的。 老人毕竟是经验比较多,眼看孙儿外边回家就倒下来一睡不醒,心中感觉不安,也就睡不着了,就在孙儿身边,常常用手摸摸孙儿面额,探着冷热状况。到了午夜二点多钟,觉得孙儿开始发烧了,即虔念一杯大悲咒水叫孙儿起来给他喝。他把一大杯咒水饮了就说:「阿妈!我今天在外面,一颗树下吃饭后,玩了一下,身体就很不舒服,因为有一个孩子跟我回家,他对我说:他亦是九岁,他是在去年,也在那个地方跌死的。他现在也穿着学生装,他说他很寂寞,要我与他作伴。阿妈,他现在还站在床前,要我去玩玩呢。」 此时老师姊听了孙儿说这些话,不禁战栗起来,毛孔直竖,但又不得不提起勇气说:「我家与你无怨无仇,若是有怨有仇,怨宜解而不可结,我念往生咒布施给你,让你可以超生出苦,你要注意来听!」老师姊就不间断的念了三串念珠,已经三百多遍,再念阿弥陀佛圣号,不知念了几千句,孙儿就再叫声:「阿妈!你念往生咒的时候,他就走出门外还用手向我招呼,叫我出去;到你念阿弥陀佛的时候,就不见了。」〈林看治《念佛感应见闻记》〉—— 十、助母生西微妙灵应 台中佛教莲社雾峰布教所里有一位莲友名叫「曾林合」,大家都称呼她叫阿合师姊,她的外家住在台中县大里乡涂城村五七号,母亲名字是「赖勿」。因受儿女不断的劝导,深信佛教,是每天念佛求生西方的老修行了。 阿合姊有一位弟弟名叫「林万成」,好打猎,母亲自信佛教以后常常劝

\

导儿子说:「万成呀!无论大小动物,都会贪生怕死的,牠与汝无怨无仇,你恼害牠打死牠,于心何忍?为娘所牵挂的就是儿如此杀生害命造恶业。」可是万成习气难改,马耳东风,根本就不听老人家的这一大套。 人生有生必有死,赖勿老信女往生时候到了,阿合师姊在雾峰布教所请了六名莲友,分班负责助念,赖勿信女享寿七十九岁含笑西归了。农历五月十七日下午三点钟,助念人员在老修行往生后再念八小时完毕,他们汗流夹背,正在大门口的树下纳凉。阿合姊就燃着香默祷说:「妈妈:妳可以安心去西方了,可是在此时要显一下奇迹,使万成与阿玉(她的媳妇)改过来修行。」正在此时忽然「碰!碰!碰!」如雷贯耳的大声音响了三声,大家都吓了一大跳。原来就是她弟弟万成房间,放在衣厨的猎枪走火了,衣厨内火舌伸出,延烧到床上蚊帐,大家都赶快提水救火,那年五月是旱天,几个缸水都用完。正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有一个人载一牛车水到门口,化险息灾。验查一看,是猎枪发火,衣物烧变为灰,从灰中找出一个纸包,打开一看,房地产所有权状及现款贰万元,是为她的母亲后事而准备的,原封不动,一点烧损都没有。 林万成的太太名阿玉,这时正坐在廊下的藤椅上,忽然间两眼直望虚空,不省人事,大家以为是受惊吓而昏迷,莲友们大声哀念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也派人去请坤海医师来打针,医师请来时阿玉已经清醒了。 她自己向大家说:「汝们刚才说的话,我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要躺下去,似有人拉着我不许躺下。眼睛看见虚空中,一片金色光明降临,就是阿弥陀佛来接引婆婆,婆婆穿大黑袍,手拿着念珠,满面笑容,随阿弥陀佛乘金色光明云向西边飞去。」 阿合师姊就问她:「阿弥陀佛是什么样子?」 阿玉回答:「与我们供养的那大尊阿弥陀佛画像一样,但是在虚空中的更加庄严。」 各位朋友:佛法无边,真是不可思议。云何枪自己发火?为何钞票与房地产所有权状是纸的,为何火不能烧?又阿弥陀佛接引亡者的实境,使无善根的媳妇,亲眼看见十分钟之久?假若只有烧枪,不见弥陀金身,就不能度阿玉现在发心信佛;单独阿玉亲见婆婆往生,若不烧掉猎枪,就不能除掉林万成打猎的恶习气,改恶向善,真是奇妙至极的灵应。(林看治《念佛感应见闻记》)—— 十一、一串佛珠无限祝福 同样是病人,她把自己随身的佛珠, 给了一个素昧平生的病患, 也给那个无助的病患最大的温暖…… 发现左乳有一块拇指大的硬块,起初并未在意,后来作健康检查时,经医师诊断认为切除为宜。转诊荣总,医师告知手术当时会先做切片检查,若是良性则只需切除硬块,如果为恶性肿瘤则需切除整个乳房。由于对手术的恐惧加上对病情的忧虑,我的情绪极端的低落,家人更是忧心忡忡。 手术前一天,护士小姐替我做心理建设时,介绍了一位乳癌病患,请她提供经验让我参考。 见到李大太,高雅开朗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她手中拨弄着一串佛珠,腰间挂着一个储污血的袋子。她已在三天前切除了整个右乳和右腋下的淋巴结,正等待化验结果,决定是否需要做化学治疗或放射性治疗。她述说着生病时心境上历经了惊愕、恐惧、沮丧,然后渐归平静,并不时安慰我一切都会平安度过的。 想到第二天的手术是个未知的变量,晚上一直无法入眠,外子陪伴床侧,不时拉着我的手给我最大精神鼓励。 十一点多了,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李太太探头看我未睡,走近床边,握着我的手悄声问我信教否?当她知道我是个无神论者,竟将手中的佛珠轻轻塞入我的掌中说:「妳只要轻捻佛珠,每一粒心中暗念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佛祖会保佑妳平安的。试试吧!早点睡,明天会是很长的一天。」我试着做了,不久就沉沉睡着了。 被推进手术房,大夫先行局部麻醉,立即做硬块的切片检查。当大夫向我宣布是良性纤维瘤的剎那,我才真正松了口气,接着马上就做硬块的切除手术。 被推出手术室时我神智是清醒的,快到病房,李太大趋前探视,外子立刻告知这个好消息,只见她竟红了眼眶,合掌念着:「阿弥陀佛!真是太好了,佛祖保佑妳了。」她那分感同身受的喜悦,令外子和我深深感动。 三天后,医师认为我可以出院了。前去向李太太道别,她兴奋的告诉我,化验结果癌细胞没有扩散,不须做其它的治疗,只要做复健和定期回院追踪检查。离开医院不能说「再见」,但是彼此知道,往后都能健康的活着,这是最高兴的事。 如今那串佛珠我随时挂在手腕上,虽尚未成为虔诚的佛教徒,但是只要一有空闲,捻珠念佛已成了我的习惯,它不但能平静我的心绪,那分陌生人真挚的情谊,更时时温暖着我的心。(1993.4.5《联合报》〈一串念珠的祝福〉种凡)

本文链接:念佛感应录【第一集】之六:自己念佛 他人免难

上一篇:敬茶时只沏八分满

下一篇:教会孩子8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