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到底嫁给谁

发布时间:2019-09-10 09:11:32   编辑:   阅读次数:

到底嫁给谁

倩倩妈这些年来一直有一桩未了的心事,女儿倩倩都直逼二十八岁了,还没有找上男朋友。看着女儿四平八稳、不紧不慢的样子,这做妈的啊,心都快着火啦。

这阵子,倩倩爸生病住院,倩倩妈坐着公共汽车去医院照料。她手里提着一大包日常用品,但开来的公交车挤得水泄不通,倩倩妈挤了几次都没挤上车。这时,一个蓄着长发、肌肤白皙、面目清秀的小伙赶忙从车窗伸出手来,帮助倩倩妈提上了东西,总算让她挤上了车。倩倩妈流着满脸的汗,口里一迭连声地向小伙子致谢。小伙只是笑笑,继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座位让给了倩倩妈。倩倩妈不好意思,不肯就坐,但经不住小伙推让,终于坐了下来。落座以后,倩倩妈擦去了满脸的汗水,心渐渐地平静下来。她两眼专注地打量着小伙,觉得小伙长得不错,挺和善,他手里拿着一沓资料,看来还是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哩。半个小时后,倩倩妈到站了。正准备下车,小伙子一把将倩倩妈的什物拎了起来,还搀扶着她下了车。倩倩妈问:“你也在这儿下车?”小伙子答:“是的,我在这儿工作。”说着用手一指。倩倩妈循目一望,不远处是江南集团,看来,小伙子在这家大企业上班。小伙子帮倩倩妈提着东西走了一段路,倩倩妈很是感激,便很有心机地问:“小伙子今年多大岁数啦,家里都有什么人?”小伙答:“二十九啦,家里就我跟妈妈俩,她已退休在家。”

“这么说,你还没成家?”倩倩妈问。

\

小伙子一阵脸红:“还没呢。”

“赶明儿,我帮你找一个,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大雷!”小伙子脸羞得更红,把东西交给倩倩妈后,便朝江南集团大步走去。倩倩妈目睹着大雷的身影进了江南集团的大门,心想:这可是个好女婿啊!

第二天,倩倩从单位下班后去医院看望了住院的爸爸,见爸爸身体恢复得不错,便于傍晚时分往家里赶。在返家的公交车上,她站在一个全神贯注地研究着一迭资料的小伙子身旁。小伙子用心地看着资料,时不时地,还用计算器计算着数据。倩倩想,这小伙子够用功的了,坐在车上还在学习和工作,在这浮躁的年代里,有几人能做到这样啊,看来,这小伙日后定有出息。倩倩这样想着,便用欣赏的眼神打量着小伙,而埋头钻研资料的小伙却并未发现倩倩在注意他。突然一个急刹车,把精力都集中在小伙子身上的倩倩却跟对方撞了个满怀,顿时,两人都臊红了脸。倩倩更像做了小偷似的,心都没地方安放了。小伙子见状,赶忙收起资料,让出了座位让倩倩坐。倩倩不好意思地坐下了,心里很感激,心想,这小伙不但学习、工作很勤勉,而且人品也好。

不一会儿,小伙子到站要下车了,倩倩客气地跟小伙子道别。待车刚要启动的那一刻,倩倩看到,小伙子朝科技大楼走去。倩倩想,怪不得这小伙学习工作这么用功,人品又这么好,敢情是个有文化的科技工作者。从这一刻起,倩倩的心里就存下了这个小伙子。

在后来的日子里,倩倩妈每每在早晨去医院侍候倩倩爸,总是遇到大雷赶去江南集团上班。倩倩妈看着大雷,真是越看越欢喜,因为她心里有替倩倩物色男朋友的想法,便对大雷格外地亲近。在车上,她一路说着问着,简直已把大雷当成了自己的女婿了。

数天下来,倩倩也隔三岔五地在傍晚时分总在车上邂逅曾经认识的那个小伙子。渐渐地,他们开始攀谈起来,彼此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倩倩了解到,面前的小伙子叫陈煜,是省科技研究中心的科技骨干。面对这么个心地善良的才子,倩倩决不肯放手了。

一个月后,倩倩爸出院回到了家里,一家三口围着桌子吃饭,倩倩妈便再也耐不住性子了,她跟女儿说:“倩倩,你老大不小了,也该成个家了,最近,我帮你物色了个好小伙,他叫大雷,在江南集团工作,哪一天,妈领你跟大雷见见面。”倩倩一听急了,她自己已经有了意中人,妈妈偏要从中插一杠,于是,倩倩回绝说:“妈,我的事你别管。”

“什么?你的事我别管?我是你谁呀,你又是我谁呀?我别管,谁来管?”倩倩妈一听女儿这话可火了,口中竟连珠炮似的唠叨开了。

“我自己管!”倩倩也急了,没好气地回敬着妈。

“你自己管,管到人老珠黄呀?告诉你,这门亲事我管定了!我替你相中的大雷,你非嫁不可,这么好的小伙,你打着灯笼也难找。”倩倩妈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我自己有男朋友了。”倩倩急得不行,终于泄露了秘密。

“他是谁?”倩倩妈把眼睛瞪得溜圆。

“省科技研究中心的陈煜!”

“不行,”倩倩妈更急了:“还是大雷好,你不跟他处朋友,会后悔的!”

倩倩一听,由急转恼,说:“我不跟陈煜处朋友才会后悔,反正我不能跟大雷见面。”说完,倩倩“砰”的一声带上了门,冲了出去,跑到大街上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前飞驰而去。

倩倩妈追了出去,见女儿打车跑了,心里着了慌,女儿去哪呢?于是,她也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紧紧地跟在倩倩的后面。倩倩爸也追了出来,见母女俩前后各自打车跑了,可把他给急坏了,他不由分说,又拦了辆出租车,尾随着倩倩妈追去。

不一会儿,倩倩下了出租车,径直朝劳动公园大门走去。倩倩妈也紧接着下了出租车,蹑手蹑脚、躲躲闪闪地尾随在女儿的身后。而倩倩爸却小心翼翼地跟在了倩倩妈的后头。这一家子,玩的可有些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味道。数分钟后,倩倩妈见女儿取出手机跟一个人在联系,倩倩妈隐约听见女儿在告诉对方,说妈妈要给她介绍男朋友,为这事她们母女闹翻了,叫对方快到劳动公园来见面。啊,女儿在跟陈煜联系,倩倩妈可要看看,这陈煜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会使女儿如此着迷。不过,不管怎么说,女儿的亲事她可是管定了,说实在的,谁能比得上像大雷这样的好小伙啊,这关系到女儿终生的幸福啊!

再说倩倩爸下车后,在不远处偷窥着这母女俩,不知她们下一步究竟要唱哪一出。

约摸十几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嘎”的一声停在了倩倩的身旁,从出租车里钻出个小伙子。倩倩妈定睛一看,啊,车上下来的小伙莫不是大雷?倩倩妈急得赶忙擦了擦眼窝,再瞪大眼睛使劲地看,生怕自己老眼昏花给看错了。看了几眼后,倩倩妈兴奋得疯了一般地追了上去,连嗓音都沙哑得变了调:“哎呀,我说你们这是……”

\

倩倩一见她妈又跑到这里来干涉,更是急火攻心,没等她妈把话说完,说话便像是铁匠打钉、叮当作响:“妈,我跟陈煜跟定了,你想棒打鸳鸯拆散我们,没门!”

“不不不,你让我问问,你让我问问。”倩倩妈也急得不行。没等倩倩妈发问,倩倩可是不依不饶了:“有什么好问的,妈,我的事你别管了好不好?我跟陈煜可是两厢情愿的,呜呜呜……”倩倩顾不了那么多了,在维护自身幸福的原则面前,她竟也像她妈一样地失态了。可是,情绪激动之中的倩倩妈根本不顾女儿的哭闹,只是眼睛盯着面前的小伙子连连发问:“哎呀呀,我说大雷,你又是陈煜,又是大雷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倩倩妈问完,只是瞪着莫名其妙的眼睛,征询地直视着小伙子。

妈的问话,终于让倩倩听出了端倪,顿时,她也如坠五里雾中。她抹了抹泪水涟涟的眼窝,直视着面前的陈煜,等着他说出实情。

小伙看看倩倩,又看看倩倩妈,略显神秘地说:“我出生时正好天上打雷,奶奶说这是吉兆,就给我起了个小名叫大雷,而我的大名叫陈煜。”

“哦,那么,你的工作单位不是在江南集团吗?怎么你跟倩倩说在省科技研究中心呢?”倩倩妈问。

“我的工作单位是在省科技研究中心,前一阵子,因为江南集团有个科研项目要攻关,单位派我去帮助工作。”陈煜解释说。

“哦……”这时,倩倩妈已兴奋得合不拢嘴,而倩倩,早已是喜出望外了。想不到,一场风雨过后,展现的是彩虹飞架的碧空晴天。这时,倩倩爸走上前来,满意而慈祥地端详着陈煜,高兴地说:“这么说,你们是不谋而合、殊途同归啰!”一句话,把大家都说笑了。

本文链接:到底嫁给谁

上一篇:原来我这么富有

下一篇:原来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