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宽旭法师:佛教要积极地为社会服务

发布时间:2019-10-13 09:09:56   编辑:   阅读次数:
11月25日,“长安慧光世纪风采大兴善寺与唐密学术研讨会”将在西安召开。此次研讨会由省佛教协会主办,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协办,西安市大兴善寺承办,华商报、华商网为媒体支持。记者专访大兴善寺住持宽旭法师,就大兴善寺的历史、密教文化、大兴善寺未来规划等方面进行了阐释。  问题一:大  兴善寺是两朝皇室寺院,请您介绍一下大兴善寺在佛教界的独特地位。  这个问题首先要从大兴善寺的历史说起,大兴善寺是隋文帝敕命特意修建的皇家寺院,是在北魏遵善寺的基础上修建的,历史非常悠久。隋文帝修建他的皇城大兴城时,发现当时长安南北走向有六道高坡,正好与道家所说的六爻相吻合,所以就在“九二”的地方建皇宫;在“九三”的地方建百官办公的地方;大兴善寺所处的位置是“九五”,也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九五之尊”,是佛菩萨所居的位置非常人能居住,所以安置了一个道观和一座佛教寺庙。从建筑规格上说

\

,大兴善寺是历史上为数极少的以太庙的规格修建的佛教寺庙,就是说在过去这是最顶级的规格了。隋文帝这样做是为了改变北魏武帝灭法的政策,重新振兴佛教。从大兴善寺当时的功能上说,作为隋文帝开国修建的第一座寺庙,实际上成为了国家宗教政策推行和宗教管理机构,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这里的一举一动都牵扯到全国佛教和道教的发展趋势。从佛教义学繁荣方面讲,全国各地的高僧大德相继被下诏请到这里,加上外来的入华僧人,大兴善寺成了名符其实的佛教学术研习中心。唐代时,大兴善寺成为国立三大译场之一,密宗的诸位祖师在这里结坛灌顶、译经传法,开创了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的密宗宗派,大兴善寺也就成了密宗的祖庭。  问题二:唐密文化影响深远,请阐述一下密教与其他教派的不同特点。  佛陀为治世人的贪嗔痴,消除他们的烦恼,使他们得到幸福快乐,设有八万四千法门。显教和密教只是方法和路径上的不同,说到底根本精神是相同的。《大智度论》说佛法有两种,一秘密,一显示。显宗是释迎牟尼佛所说的经典;密宗是法身佛毗卢遮那佛直接所传的秘奥大法。显宗主张公开宣道弘法,教人修身近佛;密宗重视传承、真言、密咒,以求即身成佛。显宗要人悟道;密宗要人修持。显宗典籍主要是经、律、戒、论;密宗除此以外,在修持方面主张三密相应,更有颂、赞、法、咒、仪轨、瑜伽、契印等。显宗有行、住、坐、卧四种威仪;密宗除此以外,尚需“观想”。显宗可以求得智慧,知晓现象世界的不善和无常以努力提升自己。密宗将凡是已有的东西都视为固然,并积极加以利用,以求理论认识和灵性发展。密教在教理上以大乘中观派和瑜伽行派的思想为其理论前提,在实践上则以高度组织化了的咒术、礼仪、本尊信仰崇拜等为特征。由此可以看出密宗与其他教派最突出的不同特点在于密教宣称“即身成佛”,也就是说这辈子就能成佛,不用等显教所说的几世几劫的时间。  问题三:11月25日,贵寺将迎来大雄宝殿落成、佛像开光、方丈升座法会和“大兴善寺与唐密”学术研讨会等重要活动,请问这些活动对密教文化传承有哪些作用及影响?  发源于印度而兴盛于中华的佛教文化自古是亚洲各国文明交往的重要纽带,通过“丝绸之路”,印度佛教徒以积极地传教热情将慈悲祥和、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传入中华大地,安世高、竺法护、鸠摩罗什、佛陀跋陀罗、菩提达摩、“开皇三大士”、“开元三大士”等等入华高僧为繁荣中华佛教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自朱士行西行求法开始,法显、玄奘、义净、真谛等中国僧人不畏艰险,远涉万里留学异国他乡,及时将印度佛教新思潮带回祖国。在千余年的过程中,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互相交融、互相吸收,中华大地成为佛教的第二故乡。中国以极为开放和包容的姿态,以佛教文化为桥梁和纽带,使中华文明走向了世界,尤其是对日本、韩国、东南亚各国文化产生了极为久远和深刻的影响,进入新世纪以来佛教文化作为和周边国家乃至世界文化交流的桥梁更加引人瞩目。繁荣于大兴善寺的唐密文化是中国佛教文化史上的一朵奇葩,是中国与印度、日本、韩国、东南亚各国文化互动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大兴善寺位于陕西西安市南郊,其历史地位和在佛教界的特殊影响,我前边已经说过了。唐开元年间印度僧人善无畏、金刚智、不空先后驻锡本寺,翻译经典,设坛传密,再经一行、惠果传承弘扬,形成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宝库唐密,后来又经空海、最澄等传之日本、韩国,再传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流布广泛,影响久远,是人类文明交往中开放性和互动性鲜明的实例,大兴善寺由此成为举世公认的中国佛教唐密祖庭,成为担负与世界文化交流的重要场所。  我们国家一直重视精神文明的建设,重视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最近党中央又提出了建设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对发掘和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做了极大肯定。大兴善寺和唐密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果,为了全面系统地发掘和研究大兴善寺与唐密文化的历史地位,整合宗教文化的宝贵资源,沟通学术、文化乃至社会生活和生态文明之间的关系,提升西安佛教文化的知名度,推动西安佛教文化资源的优化组合,我们举办唐密文化学术研讨会。本次会议旨在为佛教界、学术界、文化界搭建一个开放、多元、平等、互动的交流平台,以共同探讨唐密文化的历史地位、唐密文化的义理与价值、唐密文化的传播与交往、唐密文化与文学艺术。在发掘大兴善寺与唐密文化资源的同时,展现中国佛教的历史变迁,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佛教学术研究的巨大进展以及前沿动向,展现中国佛教文化在海内外佛教界的地位和影响,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增进内地与香港、澳门、台湾以宽旭法师为获得慈辉奖学金的学生颁发证书及国际间佛教文化交流与合作,发挥佛教文化在净化人心、提升精神素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  自唐“会昌法难”之后,中国唐密式微,而今在唐密祖庭举

\

行本次大雄宝殿落成、佛像开光法会,要增强佛教界、学术界、文化界及社会各界对唐密的重视力度,以此为契机,以此为平台,以此为开端,大兴善寺将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关心和支持下,为唐密法脉传承延续,为唐密文化复兴,为继承发扬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成果而不断努力。  问题四:本次活动必将对唐密复兴和文化传承产生重要影响,作为大兴善寺的住持,对未来大兴善寺的发展有哪些规划?  每个时代都有自身的特征,这些年寺庙大多都在修复或建设硬件,还有些寺庙在努力地发展旅游。但我想寺庙就是要行使其特有的功能,继承传统、发展文化,努力地建设一片心灵净土。大兴善寺是密宗的祖庭,唐密文化的弘扬和法脉的传承都是头等大事。佛教不能脱离社会,要更积极地为社会服务,在道德教化、心灵抚慰、慈善救济等方面要做出自己的贡献。佛教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也要积极响应“六中全会”关于文化体制改革推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精神,为构建和谐社会贡献力量。本报记者周艳涛  作者:周艳涛来源华商报)

本文链接:宽旭法师:佛教要积极地为社会服务

上一篇:如何算出自己的未来?

下一篇:如实知世间 即是出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