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李家振:鱼目混珠何堪哀

发布时间:2019-11-15 09:10:44   编辑:   阅读次数:
编者按:华人佛教某博文发表了一篇赵朴初先生的《宽心谣》。曾经在朴老身边工作多年的佛教文化工作者李家振先生认为,《宽心谣》为朴老所写属于讹传。这对佛教,对赵朴老本人都会起到误解、误导的作用。那么《宽心谣》究竟是不是朴老的遗墨?我们可以透过李家振先生的文字找到答案。今年是前中国佛协会长赵朴初一百周年寿诞。一个人在世上生活跨越了一个世纪,做了那么多事,涉及极为宽泛的领域,最终既是一位宗教领袖,又是一位国家领导人、书法家、诗词曲作者、佛学家实在是值得纪念的。就在筹备他一百周年纪念之际,朴老夫人向我提到了一件事,她说有些老朋友很怀念朴老,但因接触机会不多,不甚了解,读到近日

\

出版的一些有关朴老生平与谈佛之类的书感觉说得不太确切,甚至产生了困惑。因为我曾有一段时间在他身边,了解些事情,朴老夫人希望我写点东西以正视听。对于这类作品我是早想写文章的,因为不仅这里道听途说瞎发挥的内容很多,而且有些文章中还有许多段落是从我以往发表过的文章中断章取义、张冠李戴编出来的。眼下随意涂抺乱写的事不少,而出版社却很正规,胡编者也有身份,我实在不想和他们打交道,所以没动笔。朴老夫人的要求提醒了我的责任感。正在此时有朋友告诉我手机上也在流传所谓赵朴初写的《宽心谣》,我决定由此开始动笔。 这首歌谣,十余年前发表在一份气功杂志上。当时,我们佛教文化研究所的同仁都认为不可能是朴老写的,一问之下果然是假托之作。今天朴老夫人还记得很清楚,因为它既不符合赵朴老的想法与风格,也不符合佛教精神。但多年来以讹传讹,影响很坏。 《宽心谣》就其内容来说想劝世人看开些,免去不必要的烦恼,这本不是坏事。但作者既不熟悉赵朴老的生活,也不理解佛教的内涵,却冒用他的名字来写,用他的影响以图流传。有些人还把它当作“赵朴初说佛”的“禅机日用”,这对佛教、对赵朴老本人都会起到误解、误导的作用。我的看法是: “缘起性空,如实观照”是赵朴初坚持一生的佛教认识论,绝不是“遇事不钻牛角尖”可说明的。 赵朴老茹素七十余年,对于素食文化深有体验,何来“少荤多素”的概念? 他自己并没有儿孙,对于年轻人和孩子一律特别关爱,从来没有外孙、内孙的想法。许多年轻人都与他有很深的友情,这种感情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这些都不算什么,不必多说。为了使读者能深一步地理解佛教精神与赵赴老的佛教观念,我在这里选出几段赵朴老的诗,读者可以通过比较来作些思考。 赵朴老是一个性格开朗快乐的人,对于世事既有随缘的平常心,又始终坚持精进不懈,直到年过九十仍然日日求新。他在九十述怀诗中写道:“九十犹期日日新,读书万卷欲通神。”他老来读书并非为了消遣,还是要表达思想以利众生。虽然已是老人,始终精神矍铄。就说穿衣服吧,他倒是不论新旧,但喜欢穿戴整齐,为的是神采奕奕地对待人与事。人们发现他“何以有如此好精神”,他答:“我的精神是打起来的。”有诗为证:“打起井中水,喜见生波澜。不能自饮濯,亦可溉良田。”这是他打起精神认真做事的态度。即使发病不能观书,手不能写字,生活皆赖人扶助,仍然要温故知新。“穿衣吃饭赖扶将,闭目温书度日光。” 对任何事都尽力去做,即使自己感到写出来的字已是颓笔,词也近于《下里》。还是要“不求妍润存骨力”,“敢将退笔写华笺”。为什么?他心中时时想着“深重四恩难报,犹恳赏勇余年”。 他乐观,那怕身置逆境也是“不惯言愁”。因为他深明佛祖教导,追求离苦得乐。身处年老多病之境,膝下也无子女,但他仍然“欢天喜地”。病中他看到的多是人间之情,他说医生与照顾他的后辈“白衣多大士,度苦见深慈,老妻为安排,晚辈三四人,次第来陪护,不辞劳与辛”,面对人们的护持深感“无儿胜有儿”。而更令他动情的是,宏勋法师及香港诸善知识的厚慈。对于此种佛缘,他吐露出“善报佛恩”的心声。他写道:“毕生处堪忍,有泪不轻弹,感师严重心,不觉涕执澜,属以余光热,普供养世间,长护法轮转,甘露遍北南。” 他实在是一个深情的人,这一点正是佛的心肠。他曾手书“佛心”二字,下注“佛心者大慈悲是。”慈悲就是感情的最高升华,佛祖正是由此出发来度娑婆世界众生的。晚年时他的姐姐去世,他得知消息大哭一场,写下“哭鸣初姐”诗。他一生中与姐姐并无长聚之日,但一点一滴均铭记于心。写到自已“幼与姐同塾,随诵王勃文,秋水共长天,犹忆吟哦声,余年方十三,离家往沪滨,姐为整行李,泪落如雨零,每念此情景,怆然感我心”。他对我说过,他听说姐姐老来心中孤独,曾让姐姐念佛,以发愿求往生净土,姐姐戏说“那里的人不熟悉”,朴老说多念佛是会熟识产生感情的。想到这些在“哭鸣初姐”诗中写道:“同生极乐园,长谢烦恼尘,不合诸众生,凡圣永相亲。”他的感情就是这样的深沉。这些诗全是从心而出,他在“吟哦从何起”一诗中写到:“试看呤哦从何起,尽

\

从这里涌出来,十身赫赫唯心契,一念明明与世呆,情卸娑婆皆净土,见除瓦砾尽珍台,行人但莫东西执,九品莲花处处开。”这种心境岂是一般的宽心,而是真正去除妄念的净心。如果真能放下对生死、有无的执着,那才能达到“生固欣然,死亦无憾”的境界。这是“自净其意”的佛教精神,绝不是颐养天年的神仙。《宽心谣》,若对于信佛通达者,实在有点不搭调。我有打油一首凑趣:“佛祖深知凡夫欲,愿度众生不辞劳,若无忧智尽方便,岂能真将烦恼抛?”佛经说:“菩提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写点个人善意的体会与他人共勉也是一种为善的方便法门,但如不知前两点,这样的方便是不行的。而我希望每一个尊重佛教的人理解佛教的精神要认真,谈个人的体会要真诚。尊敬赵朴初不是为了他是个名人,而是为了学习他一生言行中对佛教认识论、世界观、人生观、道德观坚定信仰的表现。 在朴老辞世前一年茗山法师去看他,回来后曾说:“朴老有心事,他心里苦啊!他为佛教想得太深啦!” 佛祖释迦牟尼为娑婆众生离苦得乐充满悲心,赵朴老对自己的一切从不执着,但为了正信的佛教是全心全意的,随便拿个人的想法去杜撰赵朴初的佛心,仿冒大德之作,侵人名誉,实不道德,希望不再看到此类仿作出现。

本文链接:李家振:鱼目混珠何堪哀

上一篇:怎样选择本尊阿弥陀佛像的供奉?

下一篇:怎样断烦恼